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翔楼主

一切随缘 享受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诚实持重,历经沧桑,对摄影、文学、新闻、书法、演艺、策划、教学、广告等均有较深入地研究,现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地质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聘作家,河北名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发表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摄影、书法篆刻、影视文学、戏剧、曲艺等作品3000余件,多有作品荣获国家级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七  

2017-03-09 18:29:42|  分类: 我与曲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六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恩师李如刚

朱凤翔

(连载之七)

积薄为厚勤学苦       再见恩师诉衷肠

 

1983年,偶然在河北人民广播电台《每日相声》栏目里听到了康李二人合说的相声《盖楼状元》,才知道二位老师已落户石家庄。后来又陆续听到他俩的相声《礼貌》《我爱妈妈》《打灯迷》《百吹图》《会吃会喝》《爱优点》《对春联》《俏皮话》《婚俗趣谈》等,每次听来除了倍感亲切之外,我似乎还能听到另外一种声音,那就是恩师的召唤。这是一种只有我能够听得出来的声音。再后来,便在河北电视台《大家来欢乐》节目中看到了崔砚君先生任编剧、李如刚先生任主演的系列小品《老好外传》,我只恨我离恩师太远,如果能在师父身边,我肯定会是剧组中的一员。当然,我也时常听其他人的相声,每次听他们说相声自己心里都会犯急,一种无名的冲动直往上涌。此时我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我还深恋着相声舞台,梦想着在相声舞台上一展光彩的心始终没有泯灭。

2017年03月09日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侯宝林大师与恩师李如刚合说相声 

80年代中期,相声界拜师之风开始兴起。兴起的动力来自于国家组织的一次赴香港慰问演出。当时香港那边提出一个要求,要求来港演出的演员必须是师出名门,即必须具有师承关系,否则不予接待。于是,国内曲艺界、戏曲界的拜师之风风生水起。

后来从广播中得知,19844月,中国曲艺家协会在石家庄召开扩大会议的第二天,在时任河北省委书记的高占祥撮合下,并由高占祥为引师,康达夫、李如刚正式叩拜时年68岁的侯宝林为师,正式成为侯派相声的入室弟子。当时参加侯宝林收徒仪式的还有曲艺界的高元钧、骆玉笙、张鲁、常宝霖、石连城等。由"官方"出头举行拜师仪式,这在河北省尚属首次。这一消息就像一个巨大的冲击波,再一次在我的心头激起了不安的狂澜。

1990年,我又创作了相声《地质颂》,并在石家庄河北剧场参加了全国地质系统文艺汇演(华北片)。那是一个类似于夏雨田老师《明天》的韵白句贯口活,我把中国地质事业40年的丰功伟绩,用梭坡辙洋洋洒洒、口若悬河地一韵到底,同时又不失诙谐的插科打诨,我自己首先被感动了。这段相声还是我与毛连喜合作,在全国汇演节目中脱颖而出,受到评委和所有领导的一致好评,再次荣获了全国一等奖。

2017年03月09日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李如刚与杨少华亲切交谈 

演出结束后我很兴奋,我来到石家庄一次不容易,我必须要见到我失联10多年的恩师李如刚。我打听到李先生家住省文化厅宿舍高职楼后,带上我的搭档毛连喜,怀着激动的心情打的前往。

我那个伴儿毛连喜是个出了名的抠门儿,我俩一块出门儿兜里一般都不装钱。有一次我俩出门演出兜里只装了50块钱,在外面吃住玩了三天,楞把50块钱又装回来了。对他的这种抠门儿作风我早就习惯了。他自己也承认:“想花我的钱,得要个人呢!”

我敢确定,那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他想耍个大样儿,非要在宾馆门前打车,还美其名曰“我会搞价。”那天他好不容易想花回钱我也就没拦着他。

他走到一辆的士面前敲开了车窗:“师傅,到省文化厅宿舍要多少钱?”

司机看了他一眼直嘬牙花子:“哎呀,那面修路得绕道,这样吧,你也不容易,给30得了。”

30太贵了,给你25拉不拉?”毛连喜极力想在我面前展示一下他搞价的本事。

司机直撇嘴:“25少点。”

“就给你25,不拉我们找别人去了,”毛连喜说。

司机一咬牙一跺脚:“得,2525吧。”

我们上车了。上车之后我直想笑,这么打车一看你就是个不识路的外地人,不宰你宰谁!本来随便截一个车到李先生家10块钱足矣,可那天他却花了25,。不容易,总得给人个表现的机会吧。

2017年03月09日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毛连喜表演相声《地质颂》

在省文化厅家属院门前,我一眼看到了河北省曲艺团快板书演员常志先生从里边走出来。因为早在邯郸期间我们就与常志老师非常熟悉,今日意外相见我们都特别高兴。简单寒暄之后常志指给了我们李先生的具体位置,原来他俩同住在一栋高职楼,不过是两个单元罢了。

我敲开了李先生的家门。为我开门的是一位婷婷玉立的姑娘,家里看上去很乱,一问才知道家里正准备刷房,李先生住在河北电视台《大家来欢乐》剧组,而眼前的这位姑娘竟是李先生的女儿李欣。这时我才回忆起20多年前在恩师邯郸家里曾见过刚出生不久的李欣,那时的她非常乖巧,我还曾经抱过她。

当天下午,我要到《大家来欢乐》剧组去找李先生,毛连喜对我说:“我的脚疼,走不动道,我就不跟你去了。”其实我太明白了,初次见李先生这么大的腕儿,空着手去怕不好看。

我独自来到汇丰饭店的《大家来欢乐》剧组,这是我20多年后第一次去拜见我的恩师。剧组住的是个套间,很多人在里间开会,听到我的敲门声走出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小伙子,用狐疑的眼光审视着我:“你找谁呀?”

我说:“我找李如刚老师。”

他又问:“李如刚是你什么人?”

我回答:“是我师父。”

此时,我明显看得出他满脸写的都是问号。

“师父?李先生的徒弟我都认识,你是谁呀?”他又问。

“我叫朱凤翔,张家口的。”我说。

“张家口的……”他吱吱呜呜似乎还想问点什么。

我有些奈不住了,对他说:“你就告诉我李先生在不在,我要见我师父”。

听到我说话的调门有C调升高到了E调,他不再做声了,转身回到了里间。

不一会儿,一位老者从里间出来,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认出了他,这就是在20年前给过我演出技艺、20年后让我做梦都想见到的恩师李如刚。可他却没认出我。必定20多年了,何况那时我是个军人,而眼前的我变成了老百姓。

“师父,您不记得我了吗?20年前,我在邢台当兵,每个礼拜都去邯郸找您学相声,我是朱凤翔呀!”

“哦,记得记得,你那个伴儿叫……

“他叫任柏树,是山西人,我是张家口的。”我抢着说。

“对对,想起来了,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啦?”

2017年03月09日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向恩师李如刚先生汇报工作

那天我说了很多。由于激动,嘴有些发干,那个小伙子出来倒了杯水给我。我舍不得大口喝,嘴干得厉害时少呡一点。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一口气说出了这些年回到地方后的经历,并表达了要拜李先生为师的愿望。听完我的诉说先生也有些激动,也许是不适应我一本正经的说话方式,以致他说话还带着颤抖。但先生毕竟看到我很高兴,并答应我说“这得等兑合适的机会。”其实,那次见面就等于有了恩师的“口盟”。同时我也揣测得到,毕竟这么多年了,恩师丝毫不了解我现在在相声专业里是个什么状态,什么水平。这一切都有待观察。

这次与李先生相见我多少有些冒失,但我不后悔。因为正是这次冒失的举动,成就了我最终成为中国相声门里人的夙愿。后来才知都,前面那个审查询问我的小伙子叫张新华,他长我两岁,是已故相声名家康达夫的入门弟子,康达夫去世后又拜在贾冀光老师门下。因他的工作单位是石家庄工人俱乐部,跟我的恩师李如刚先生关系极好,也因为离师父家近,没事也总往李先生家里跑,帮着做这做那,因此师娘也特别的喜欢他。眼下他是《大家来欢乐》节目组的编导之一。

我终于又找到师傅了。打那以后,每逢我有机会到石家庄出差,都不忘去师父家里看看。也没尽过什么大的孝心,无非是地方土特产,抑或给师娘带两条烟之类。

2017年03月09日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师父师娘在孙子、孙媳的婚礼上

回到单位,本职工作还是做新闻。我做新闻工作除了满足本单位的新闻宣传需要之外,受命于市委宣传部报刊文艺科的工作任务,主要目标是攻大报。那时我厂的新闻工作已由最初的我一个人发展到四个人,由我任新闻组组长。我们四个人各有所长,虽然不是专业记者,但职称走的是新闻系列。最主要的是我们攻大报的能力很强,发现好新闻的敏感度高,这一点是令很多专业记者都望尘莫及的。也正因如此,我们曾被誉为张家口新闻界的“四大金刚”,还常常被应邀到张家口日报和电视台新闻部去给专业记者们讲课,分享我们的成功经验。

这期间,我先后在新华通讯社、人民日报、中国日报、中国记者、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报、中国地质报、中国机电报,中央电视台等全国各大媒体都有上稿的记录,当然关系也都很熟。特别是本行业的中国地质报(后来改为“中国地质矿产报”再后来改为“中国国土资源报”),更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

2017年03月09日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当年我和我新闻界的同事在一起

中国地质报与地矿部机关住在一座楼里,我每次去报社送稿总不忘到宣传部、企业文联去转转,联络一下感情。因此部里有什么新的动向我都会提前知道并做好前期准备。1990年我在地矿部文联率先知道了地矿部要筹备举办建部40周年大型庆典活动的消息,于是适时创作了歌颂地质事业相声《离不开》和小品《爱情曲》。于是我凭借着这两个作品和先前创作演出的对口快板《走出误区》,参加了国家地质部组建“山野激情慰问演出团”的全国巡演活动。

非常凑巧,那天从北京出来的第一站是到沧州演出。就在去沧州的路上我惊喜地碰到了我的恩师李如刚一行,他们乘坐一辆小面包好像是要去德州演出,半路抛锚了,随行的还有刘际、马云录、常志等。这次意外的相遇绝对是一种天意,上苍撮合让恩师有机会了解我的曲艺现状。我和先生简短地汇报了我们的演出情况后,先生高兴地说“好,祝你演出成功!”当时我心里暗暗较劲说“放心把师父,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2017年03月09日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刘际的弟子在太行山革命老区慰问演出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