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翔楼主

一切随缘 享受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诚实持重,历经沧桑,对摄影、文学、新闻、书法、演艺、策划、教学、广告等均有较深入地研究,现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地质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聘作家,河北名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发表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摄影、书法篆刻、影视文学、戏剧、曲艺等作品3000余件,多有作品荣获国家级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五  

2017-03-07 17:17:27|  分类: 我与曲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五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恩师李如刚

朱凤翔

(连载之五)

隆尧采访拾金料   大赛《新花》扭乾坤

 

70年代中期,以《友谊颂》《山鹰》《海燕》《女队长》《红梅》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歌颂型相声作品纷纷问世,其中影响力最大的领军人物就是马季先生。一时间这类相声成为了相声创作人人都在效仿的大方向。

有一天二位先生对我们说,他们准备自己创作一个作品,代表河北省去参加全国曲艺大赛。因河北省当时在全国最有影响的事件是1966邢台地区隆尧县的大地震,于是准备以邢台地震为背景搞一个相声作品。非常有幸,因我们的部队驻地就是邢台,可以为先生的提供方便。于是我们及时把这一消息跟师首长作了汇报,师首长当时就决定说“没问题,要车有车要人有人,要什么你们说吧。”后来部队专门派了一辆212吉普,送二位老师前往隆尧地震灾区实地采访,也就有了1976年在全国曲艺调演中荣获一等奖的相声作品《新花》。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五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相声名家马志明 

康李二人走到哪里都不免会制造出意想不到的火花。那天在去往隆尧县的路上,有一段不太宽敞的乡间小路,因为路窄汇车、超车都很困难。我们开的是军车,驾驶员技术也相当过硬,可不巧在我们的前边出现了一辆带着挎斗的拖拉机,(也许是一辆130,记不清了)漫不经心地在我们的前面“突突突突”地开着。我们的司机一个劲的按着喇叭准备超车,可前面的拖拉机就是置之不理。起初可能是拖拉机的“突突”声淹没了我们的汽笛声,可到后来他明明知道了后面有车却始终故意不肯让路,我们几次试图超车但始终没有成功。

康达夫急了。本来就泛着红光的脸上憋得有些发紫,凭借着我们是军车缘故让司机想尽办法绕到了那辆车的前头。停下车来我们都下了车。康李二人那天穿的十分讲究,都是笔挺的中山装。康达夫还戴了一副黑框大墨镜,康达夫人高马大往道路中间一站像个金刚,对着开过来的司机大声喝道:“你给我下来”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五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们宣传队的女兵们 

那个司机下车一开始还想耍横,但定睛一看,傻了!只见眼前这二位衣装严整气势逼人,后面还站着两个穿着军装的军人,也都是双腿叉开,背着手肃然站立,不知什么来头。康达夫厉声喝道:“你怎么开的车?为什么不让道儿?”

这时那个司机早吓得六神无主了,他哪儿见过这世面,“吱吱呜呜”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话来。

这时候李先生说话了:“你听不到后边有车呀!哪个单位的?姓什么叫什么?”那个司机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都给我记下来!”康达夫回过头来给我们两个军人下着命令。我们赶紧掏出了小本,若有其事地记着。

康达夫还在气头上,指着那位司机说:“你摊上事了!我们有重要任务,我告诉你,今天你要耽误了我的事儿,回头我枪毙了你!”

说着话,康达夫的手就往腰里摸。李先生手疾眼快,一把按住了老康的手说:“算了,咱先办咱的事去,咱的事要紧。”

我俩也顺着李先生的话茬儿把康达夫拉上了汽车。临上车前康达夫还撂下了一句:“等回头我找你算账!”

我们的车开动了,走出老远我们从后车窗向外一望,那个司机竟然还站在原地发愣呢。于是,我们有了一路的笑柄。

就是那次隆尧县的实地采访和调查,为康李的相声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不久后便诞生了在全国曲艺大赛上荣获一等奖的相声作品《新花》。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五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当年的我 

当年《新花》在全国一炮打响,二位先生也一夜走红,什么记者采访、大学讲课,在全国曲艺圈内着实“火”了一阵。

说来也巧,当二位老师正在北京忙于交流演出时,突然发生了唐山大地震,于是半截终止了调演。当时马季等许多同行都指着他们的鼻子说:“叫你们说地震,这回真震啦!什么笑星,是灾星!”说着大家都会意地笑了。得到先生的作品获奖的消息以后,我和任柏树特别高兴,决定专程前往邯郸好好地庆贺一番。

那是一个我们永远都无法忘怀的日子。1976年的99日,我们是午饭后上的火车,一个小时的车程后坐公交来到了邯郸市文工团。到团里之后发现所有的团里人员都集合在团里,说接到了通知,下午你两点收听重要广播。见到我俩的到来,熟悉的人都招呼我们一块来听。

不听不要紧,一听标题,所有人都如同五雷轰顶,那竟是一个天大的噩耗:197699日零时10分,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对手毛泽东主席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瞬间,整个空气像凝固了一样,现场叶雀无声,稍事过后,当人们确认了自己的听觉准确无误后,痛哭之声响成了一片。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五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在毛主席逝世的第二天(右)

我们毕竟是军人,听到这一消息我们的第一直觉告诉我们,必须马上赶回部队,部队可能会有行动。于是草草跟老师打了个招呼之后便踏上了返邢之旅。车站里,列车上,到处都是挥泪的人群。

部队进入了一级战备。为了表达对毛主席的哀悼,上面发出了停止一切娱乐活动的通知,我们部队宣传队一个多月没有演出任务,主要是练功和修整。一个月后解除了禁令,我和任柏树的第一愿望就是直奔邯郸去见康李二位老师。这时的二位老师也遇到了一次人生命运的大转折。他们已正式接到了通知,河北省准备以参加全国曲艺调演的精英的为班底组建河北省曲艺团,二位老师名列名单的前列。但当时的情况是只能演员本人户口迁到石家庄,不许带家属。二位老师正在为此举棋不定。

也就是那次相见,二位老师也给了我和任柏树吃了一颗定心丸。老师说,河北省成立曲艺团需要向你们这样的演员,虽说现在还在筹备阶段,但成立都是早晚的事,只要你俩愿意,啥时退伍告我们一声就行,其余的你们就不要管了。听到老师这样的话语,我和任柏树都非常高兴。心想,没成想结识了二位老师,竟然会改变我们一生的命运,竟然能够成就我们此生想都不敢想的演员梦。为此,我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在极度的亢奋状态。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五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