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翔楼主

一切随缘 享受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诚实持重,历经沧桑,对摄影、文学、新闻、书法、演艺、策划、教学、广告等均有较深入地研究,现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地质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聘作家,河北名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发表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摄影、书法篆刻、影视文学、戏剧、曲艺等作品3000余件,多有作品荣获国家级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四  

2017-03-06 00:42:17|  分类: 我与曲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四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恩师李如刚

朱凤翔

(连载之四

恩师引荐京城路   弟子求学眼界宽

有了《劳动号子》和《白骨精现形记》的演出体验,我们的自信心明显增强。看到我们一天天走向成熟,二位老师也特别高兴。为了让我们能有更大的长进,又引荐我们认识了北京曲艺团的殷陪田老师。

谒见殷陪田老师的起因是因为我在康达夫老师家听到了夏雨田先生的相声《明天》。《明天》这段相声我特别喜欢,听了一次就让我难以释怀。我尤其喜欢这段相声中从头到尾的韵白句,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文学美感,这也是夏雨田老师在创作手法上敢于挑战传统的一次成功尝试。而后半部的大段贯口朗朗上口如行云流水极见功力。整个作品恢弘大气一气呵成,俗中见雅雅中有俗,有一种超凡脱俗感觉,。每每背诵起来别说观众,就是自己都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和享受。我们把词儿背下来之后,李先生告诉我说北京曲艺团的殷陪田老师现在也正使这个段子,你们不妨去看看他的演出。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四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殷陪田先生在一起

很快,我们带着李先生的亲笔信来到了北京,在北京曲艺团见到了这在排练中的殷陪田老师。听说我们是康李的学生,殷陪田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中午时分,我们想请殷陪田老师找个小饭馆吃点饭,尹老师坚决不肯,执意把我们领到他的家里,自己做了北京炸酱面,我们边吃边聊十分尽兴。当时我就想,曲艺界的老师们从祖上到现在,也包括侯宝林大师,咋就都那么质朴和真实,丝毫没有高人一等的虚伪与清高。我想,这也许与曲艺本身就来自于民间,服务与百姓的基本特征有关。

顺便说一句,这并不包括当今社会中有些年轻的所谓“相声人”,很多人刚刚有了一点小名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尾巴沮撅得老高,遇到能拉自己一把、或能沾上光的“大腕儿”们就背躬躯膝百般献媚,而见到不如自己的平辈或用不着的长辈,就求大哥不理求二哥,表现出极度的傲慢和不屑一顾。甚至有的人还仗着自己是谁谁的徒弟招摇过市牛B哄哄。我还真想问问他们,你们有何德何能沾沾自喜,自命不凡?你们有何本事横行圈里称王称霸?难道你师父就没教会你如何做人吗?或许你那师父做人也二球捂眼!我敢断定,这样的人路子绝对不会走的太远,人不报天报,不信走着瞧。(哈哈,好像走题儿了,话到嘴边不吐不快,各位见谅。)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四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黄宏先生在一起

(赶紧回来)殷陪田老师住在王府井大大街的一个什么胡同,现在记不清了,反正房子不大,东西堆得满满的。他翻出家里的许多老照片一张一张给我们讲他曾经历的故事。我记得有一张他小时和马季一起参加某某区相声比赛的照片,还有一张大合影,里边还有蒋大为小时穿着小棉袄的形象,跟后来的大歌唱家形象一点也联系不起来。当天下午我们又来到了排练场,殷陪田先生先让我俩过了一遍词儿,然后开始谈他是怎样处理这个段子的体会,让我们受益匪浅。同时,我们还有幸见到了团里其他许多当时的明星大腕儿,

第二天北京曲艺团在前门大街的永和剧场演出,尹老师特地为我俩搞到门票,约我门前去观摩学习。那是一场大开眼界的观摩,不仅看到了殷陪田的精彩表演,而且第一次在台上见到了赵振铎、赵世忠、梁厚民、刘思昌、关学曾、王谦祥、李增瑞、陈永泉、王文友、李金斗等一大批曲艺名家的精彩表演。我尤其喜爱刘思昌的山东快书,虽然有人说刘思昌的快书更像是散文,常常找不到板眼,但我认为,检验一个作品是否成功,更应站在整个作品最终是否能够达到感染观众或在多大程度上感染了观众。我认为,刘思昌的快书在节奏感上虽不是那样死纲死扣,但那却是他自己的个人风格。我个人认为刘思昌的表演是超级到位的。他的每一个作品、作品中的每一个人物,甚至段子中的每一句台词儿的处理,都能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这一点是我们所有曲艺人都应该努力学习的。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四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原北京曲艺团团长王文友先生在干儿孙玉童的婚礼上

自此之后,北京曲艺团便成了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一来二去,我们不仅学回了殷陪田老师的《明天》,后来又拿下了《红梅》,以及赵振铎、赵世忠的《牵牛记》和《白卷先生》。

《红梅》这个作品我也超级喜欢。我认为它应该是歌颂型写人物段子中的最成功的代表作之一。它几乎没有垫话,一上来直接进人物: 

  打听个人你认识吗?

  谁呀?

  二嫂子。

  二嫂子是谁呀?

  二嫂子是二哥的爱人呀。

  废话,要不是二哥的爱人能叫她二嫂子吗!

  我说这位二嫂子,不光我叫他二嫂子,大家都叫她二嫂子。

  那么她到底是谁的二嫂子呢?

  可说呢!

  什么叫可说呢?

  确切的说她应当是大家的。

  大家的?

  因为“二嫂子”是大家对它尊敬的称呼。

  哦,我说呢! 

接下来便是人物介绍的“正活”。这种“短平快”节奏的写作手法既有悬念又讨巧,而且不失“包袱”,迅速引导观众想去了解二嫂子的下文。拿到了这个段子,又观看了尹老师的演出,我们的心中是比较有底的。这段相声我们演了大约有20余场,观众反映极佳。

当时的康李还没有拜师,但与中国广播说创团的马季、北京曲艺团的殷陪田私交甚密。后来我悟到了其中奥秘,其实他们是在艺术上的相互欣赏和仰慕。这二位有什么好的段子都忘不了康李,而康李有了好的段子也总是想着我们。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基本上都是老师使什么段子我们就使什么段子,老师在邯郸使,我们在邢台使。当然,我们发现了什么好的段子也不会忘了老师,比如返场小段《还鸡蛋》《迫击炮》《胶轱辘车》好像都是由我们从部队转给老师的。当然,老师比我们使得好,每次看完老师的演出,我们都会对作品有新的理解,表现也有新的提高。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四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在部队宣传队时的照片

看到我们一天天走向成熟,二位老师特别高兴。其实当时康达夫也好,殷陪田也好,他们在台上的表演风格都极像马季老师,一招一式,举手投足简直如出一辙。后来有人说我的表演风格也像是马季,我自己可不敢说,但我知道我欣赏他们,当然也在效仿他们,我觉得他们的表演洒脱、阳光、率真、大气,而且路子宽,更容易塑造各种不同的人物;而不像有的演员只能用一种风格表演,或只能演丑角。

后来部队宣传队陆续来了一些新兵,我不由得也就变成了一名老兵,我也开始带学生了。领导让一位来自北京叫傅景义的新兵和我一起搭档。傅景义上路很快,我们俩先后使过《明天》《老站长》《学外语》等几个作品,效果都很不错。记得又一次在邢台藄村铁矿慰问演出,我俩连续返场达11此次,创下了我相声生涯的最高返场记录。那是我接触相声以来最为辉煌的一段历史。也是早期恩师对我们宠爱有加的难忘记忆。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恩是对我的恩宠我不会有对曲艺扎实的基本功,也不会有后来回到地方后的一番施展,更不可能在张家口有时任21年曲协主席的这段经历。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四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我的相声搭档傅景义在出演评戏《三月三》中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