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翔楼主

一切随缘 享受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诚实持重,历经沧桑,对摄影、文学、新闻、书法、演艺、策划、教学、广告等均有较深入地研究,现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地质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聘作家,河北名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发表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摄影、书法篆刻、影视文学、戏剧、曲艺等作品3000余件,多有作品荣获国家级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三  

2017-03-04 00:44:48|  分类: 我与曲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三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恩师李如刚

朱凤翔

(连载至三



马季新活来辅佐   师生同演震邯邢

 

四人帮倒台以后,相声迎来了最佳的发展时期。一时间涌现出《舞台风雷》《老妖婆逛公园》《帽子工厂》等一大批优秀的曲艺作品。就在我们想选新作品却不知选择什么时,有一天康李对我们说“我们准备去北京找马季,你俩一块去不?”当时我俩高兴地差点蹦起高儿来,但可惜部队临时有演出任务,失去了见马季老师的机会。

后来,突然有一天我们接到了李先生从邯郸打来的长途电话,说是从马季手里拿到了一个刚刚创作出来的非常好的作品,当晚康李要在邯郸首场演出,约我和任柏树前去观摩。而且告诉我们说,马季的这个作品还没有提交文化部审查,更没有进入排练阶段,同时嘱咐我们说“你们只可以自己使,但千万不要外传,如果传给别人,以后就不好与马季相处了。”(那时中央广播说唱团的每一个节目都必须经过文化部的审查才可以公演,而到了真正搬上舞台的时候,演出本与初创作品会有很大差异,笑料会被删掉很多)。听到这样的消息,我们高兴极了。老师这样器重我们,这样的机会我们焉能错过!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三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姜昆在第四届全国西岗杯新人新作相声大赛 颁奖晚会期间合影留念

据老师介绍,马季老师的这个作品是在被监管的情况下创作完成的,为了能见到马季老师,康李几经辗转,动足了脑筋,终于在一间极其简陋的小屋里见到了马季。马季见到康李之后喜出望外,说了一句话是“你们怎么还敢来看我?”也就是那次与马季老师的会面,康李得到了最原始版的《白骨精现形记》。

康李的《白骨精现形记》我们非常喜欢,看了老师的演出,拿到了文字脚本我们也很快进入了排练阶段。记得第一场演出是给师直机关,出乎意料的效果简直如同放了一颗卫星。师部首长上台接见时抓住我们的手握了好半天,嘴里不住的说“太棒了!太棒了!”并问我们这是谁写的,我们告诉首长说“是马季老师的最新作品,马季老师还没有来得及说。”师首长高兴地说:“好,好,有这么好的节目赶紧下部队,要抢在马季演出之前让每一个战士都能看到。”(这话好像有点不够仗义。)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三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陈寒柏、刘际在一起 

这个段子我们总共演出了大约50多场,所到之处无不受到观众的高度赞扬。也这是从这个作品开始,真正确立了我们在部队内部和整个邢台地区的相声地位,不论是部队还是地方,一提起1588部队的相声很自然就想到了我们。人们都知道1588有一对非常出色的相声演员,我们也开始被地方上的重大活动所邀请,心里不由自主地有了一点不赖呆的感觉。那时79师的代号已经改成了51011,但邢台地区老百姓还是习惯于延用1588这个称谓。而且那时部队演出一般都不报演员的名字,节目单上也不显示,只标明节目的形式和名称以及演出单位。所以地方上只知道1588有一对非常好的相声演员,却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姓甚名谁。(那个年代的产物,到哪儿说理去。)

由于我们的《白骨精现形记》是马季老师的最原始稿,因而“包袱”也特别的多。我记得大约至少半年以后马季的《白骨精现形记》才在电台播出。那个播出稿和我们使的那个原始稿虽然精练了许多,但却失去了相声作品应该有的很多东西,效果也大不如前。最明显的是段子的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那稿“老妖婆(江青)”一共来了三回,刮了三回妖风;马季老师的播出稿只来了一回,刮了一次妖风,将三番变成了一番。所以,当时许多部队战士看完我们的演出后都说“马季在广播里说的《白骨精现形记》还不如你们说得好玩呢”。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其中的原委。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三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王敏、马小平在第三届全国侯马相声小品大赛精品展演期间合影留念 

多少年后,关于《白骨精现形记》还有一段后话。那是20031231日,张家口卷烟厂举办新春联欢晚会,该厂有两名跟我学相声的学生,朱根鹏和王军。他俩想在联欢会上说一段相声。为了配合主题我给他俩辅导了《劳动号子》。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天厂里还请到了马季老师前来参与演出。马季老师我得叫马大爷。马大爷演的是传统相声《训徒》。因为马季也曾使过《劳动号子》,这样一来,我那俩学生便要与马季老师同台演出,并用马季老师曾用过的段子在真人面前献丑了。说实话,他俩都是厂里的业余相声爱好者,演得好与赖都无关紧要,就是演砸了马大爷也不会说啥。但要将来他俩一说起“我曾和马季同台演出过”,那牛B可就大了!那天如果换成我,那就必须得换段子了。可这俩小子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光上台演了,而且下了台还总跟在马季身边左右伺候着,时不时还要抢个镜头什么的,玩儿得还是那么回事。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三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陈寒柏和我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在一起 

那天开演之前,我送给马季大爷一枚我亲自篆刻的名章,马老师认真端详了半天说:“好,谢谢你,我收藏了。”之后我和马大爷说起我和恩师李如刚当年使《白骨精现形记》的往事。马大爷突然问我:“我当年那个录音你还有吗,我曾找了很多年,始终没有找到。”因为我实在是想不起有过这样一个录音,只能回答说:“不记得有,我帮您找找看”。听了我的回答,马大爷脸上隐约之间流露出一种无奈的失落感。又过了几年之后,有一次我在收拾自己的有关资料时,竟突然让我眼前一亮,我发现了一张我珍藏了很多年的老唱片,上面分明写的就是“相声,《白骨精现形记》,中央广播说唱团马季、唐杰忠合说”。我的天哪!我竟然还保留着这样一个宝贝,如果马大爷还健在的话,我一定会亲自送到他的手里,让我那亲大爷好好地高兴高兴。可遗憾的是,马大爷临走时并没有得到这个消息。但同时我也在想,如果真像马大爷说的那样,那么,我手中的这张老唱片肯定是世上仅存的奇缺货了。好好珍藏吧,哥们儿!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三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相声大师侯宝林的大弟子贾振良先生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