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翔楼主

一切随缘 享受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诚实持重,历经沧桑,对摄影、文学、新闻、书法、演艺、策划、教学、广告等均有较深入地研究,现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地质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聘作家,河北名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发表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摄影、书法篆刻、影视文学、戏剧、曲艺等作品3000余件,多有作品荣获国家级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二  

2017-03-03 00:24:07|  分类: 我与曲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二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恩师李如刚

朱凤翔


(连载之二)

    细雨无声滋闰土     青禾带露绽初芳

 

学相声有了老师,每逢星期日只要部队没有演出,我和任柏树是必须要跑邯郸的。当时从邢台到邯郸的火车票只要一块钱,上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邯郸。下车后一般情况下都是直奔文工团,有时也直接到李先生的家里,康先生也经常过来看看。印象中我们只去过康先生家两次,一次是认门儿,一次是去听夏雨田先生的相声《明天》的录音,因为康先生家里有一台早期的1200x900老式录音机和大量的录音资料。记得邯郸市文工团离丛台公园不远,学习之余我俩也常去公园转转,顺带对词儿。邯郸市文工团是一个小四合院,我们上课一般都在西房一个叫乐守信的舞蹈演员的宿舍里。乐守信的舞蹈跳得非常棒,他那伙跳舞蹈的小哥们我们也都很熟,每次去都会受到大家热情的接待,并给我们提供多方面的方便,一来二去我们都成了很好的朋友。有一次乐守信张开嘴想跟我们要一套军装,旧的也行,但由于我们每人只有两套军装,就答应说回去想想办法。可谁知一直想到今天也没能满足朋友的这一小小的要求,真是愧对他了。

李先生家住的房子并不大,是师母所在纺织机械厂的职工宿舍,记忆中好像是个小二楼,阳台对着东面的马路,一上午都是阳光明媚。在李先生家里我们第一次品尝到了师母最擅长的天津打卤面,那种美好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我和任柏树也毫不客气,每人不吃了两大碗绝不罢休。在初学相声的那段时间,我们基本上是每周必去,因为没钱,也只能是空手登门,现在细想起来好像连个瓜果梨桃之类的也没买过,真想不起来当时是怎么迈进家门儿的。这两小王八蛋真是太不懂事了。师父师母从不嫌弃,记得师母用标准的天津话说:“你们当兵的不容易,能省就省呗,别老耍大样儿”(当时好像没“大样儿”这个词儿!)还总是想方设法为我们省钱。因为当时康李二人的名气确实很大,在京广线的各趟列车上也经常播放二人的相声,所有列车员对二位都很熟悉。正因如此,在后来的邢邯路段上我们根本不用买票,有座就坐,没座我们就直奔餐车,只要和列车员一提康李的大名,所有事情就都能摆平(真不要脸!咋啥都往外搬呀!)。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二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跟二位老师接触多了,了解多了,我们也就越发地尊敬他们,同时也越发感受到跟随他们学习相声的优越感。康达夫和李如刚是河北观众非常熟悉和喜爱的著名相声演员,他们在舞台上是珠联璧合的好搭档,在生活中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康达夫是地道的邯郸人,而李如刚出生在天津, 1960年毕业于天津工学院留校当了教师,后来随工学院搬到了邯郸。天津工学院“回迁”后,他留到了邯郸纺织机械厂。当年,他酷爱曲艺,经常参加文艺汇演。1964年与康达夫结成为相声搭档后,一同被调入邯郸市文工团。在团里他们兼演话剧又说相声,李先生还说快板,在团里我们还多次见到他们参与装台卸台,总之什么活都干。

康李二人搭档很有意思,康总像是个甩手掌柜,除了对词儿之外很少操心。李如刚则不然,吃住行走大事小情面面俱到都是亲力亲为。他俩在一起康达夫更像个大腕儿,而李如刚就像是个跟包的,而且从无怨言。这跟他俩在台上的演出风格很相像。后来想起来,他俩之所以能够默契合作而从不闹“裂”,跟李先生任劳任怨主动担当的精神是不无关系的。(想到现在的许多年轻相声演员动不动就“裂穴”,还真应该从李先生身上好好学点儿什么)依照这样的默契,指导学生的任务也就理所当然也就落在了李先生的肩上。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二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刘建文唱对口快板

  我和任柏树使的第一块“活”是常宝华和常贵田的《保卫西沙》,因为那是头一次使相声,我们迟迟进入不了状态,动不动就“顶呱”,越想做就越做不出来。李先生辅导时就一次次不厌其烦地给我们示范,直到我们彻底领悟了作品为止。那种诲人不倦精神 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夏雨田的《劳动号子》是我们使得第二个作品,这个作品我们先是通过李先生和邯郸人民广播电台取得联系,我俩专程去电台拿到了康李的演出录音,然后再把词扒了下来,按照录音的处理方法很快就搬上了舞台的。从第一次到电台之后我俩已与电台建立了很好的关系,时不时就到哪里去找相关的录音资料,而且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劳动号子》在部队演出后收到了很不错的效果。但正当我们沾沾自喜的时候,在邯郸剧场看了一场康李的实况演出,这一看不要紧,突然发现原来我们的演出真是差得太远了。后来经过李先生的调教,我们再登台时俨然也有了大腕的感觉。后来《劳动号子》成了我们的看家段子,而且在台上越演越精,一下子在邢台地区走红了。这个作品时长25分钟左右,我们先后演出了有150多场,而且场场叫好声不断。有了《劳动号子》体验,我两好像一下子找到了感觉,在台上一下子就放开了,自己都觉着很潇洒,当时那种成功的兴奋是难以形容的。

自从使了《劳动号子》,我们的相声便开始返场了。记得第一次返场是在邢台的南宫县演出,经久不息的掌声让我俩真的下不来台了。因为以往的演出从来都是说完就完,下一个节目接着演。可那天我们一连上台谢了三次幕观众还是不肯罢休,毫无准备的我们只好返场再来一段。那时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返场,也根本就没有一个小段。上台后也不知都说了点什么,更没“包袱”可言,现在想起来那叫一个“念嘬”。其实,观众在看正段子时以为我们是久经沙场的老演员,却并不知我们还是个“雏”。于是我突然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我们却确实是在进步,但同时也清楚地意识到距离一个真正的好演员差得还远呢。后来我们把这种舞台体验告诉了李先生,李先生二话没说,当下就过给我们好几个小段子。我到现在还能把那几个段子背下来。一个是《学外语》,一个是《锻炼》,还有一个是《返场》。这些小段都是康李刚刚得到的最好的段子。《返场》这个段子我特别喜欢,他用的是传统相声《八扇屏》的梁子,很短却很实用,既可以一气呵成说完,也可以把一个小段分三次返场来用。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二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师兄弟们在一起

 有一次我们到邢台会宁的红星汽车制造厂演出,这是一个从北京迁厂到邢台的企业,员工都是随厂迁过来的北京人。厂里有个技术特别好的录音师,为我们的《劳动号子》专门做了一个高质量的演出实况录音。就在演出结束后我们换服装的时候,在侧台口播放了出来。我一听,妈呀!这不是马季老师的声音吗?再仔细一听,不对,这不是我们刚刚演出的实况吗。那个录音真是太棒了,音质特别好,可惜我们自己没有留存。正在我们欣赏自己录音的时候,台下走过来一位中年妇女,过来拉着我的手说:“你们说的真好!太棒了!”还非要拉我俩去她家里认认门儿。由于这个厂子与部队235团只相隔一条马路,后来我下连队锻炼的时候又一次在红星厂知青商店去买东西时,有一次见到了这位大姐,还真把我拉到了她家里小坐了一会儿。原来她是这个商店的售货员,她还告诉我说“你们那个录音后来我们厂里天天在厂里播放”。再一打听,她家里很多人都是说相声的,隐隐约约记得好像他是“小蘑菇”常宝堃家的什么亲戚。难怪对我们相声这么感兴趣。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二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 在师部礼堂前留影

总之,《劳动号子》是我们成为真正相声演员的一个标志,是我们在相声道路上跨入新境界一个里程碑。我记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每晚都兴奋得难以入睡,一闭上眼就回到了舞台上,《劳动号子》的每一句台词、每一个效果总是在眼前回放,以至于整宿整宿的失眠,这样的情况大约持续了半年多,险些到了崩溃的边缘。

后来我们又使过侯宝林的《夜行记》《昨天》《麻醉新篇》,部队作品《我是一个兵》《司务长》《打坦克》《高原彩虹》,马季的《打电话》《海燕》《白骨精现形记》《英雄小八路》《舞台风雷》《老站长》夏雨田的《明天》等。每个作品在见观众之前只要有可能,我们都会主动先让李先生给把把脉,每次把脉后我们的表演都会有质的飞跃。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二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相声理论家王珏先生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