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翔楼主

一切随缘 享受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诚实持重,历经沧桑,对摄影、文学、新闻、书法、演艺、策划、教学、广告等均有较深入地研究,现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地质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聘作家,河北名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发表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摄影、书法篆刻、影视文学、戏剧、曲艺等作品3000余件,多有作品荣获国家级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八  

2017-03-18 18:35:03|  分类: 我与曲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八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恩师李如刚

朱凤翔

(连载之八)

踏遍青山情切切   归来坐地初为师

 

地矿部山野激情慰问演出团的演出活动分别在1990年和1992年组织了两次,每次一个多月。老一辈著名歌唱家马玉涛、寇佳伦、苏胜兰、聂建华等也参加了我们的部分演出活动。我们深入一线、深入矿区,大小演出200多场,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烈的欢迎和高规格的接待。

1992年为华东五省演出期间我不慎将右脚踝骨扭伤,每走一步都得在同伴的搀扶下完成。为了圆满完成演出任务,把笑声和欢乐以及地矿部领导的关怀送到地质一线的职工当中,我没有中断一场演出。当报幕员报出我的名字和带伤坚持慰问演出时,台下总是报以长时间的掌声;而当我杵着拐在队友的搀扶下走上前台,并甩出一个个意想不到的包袱后,地质职工们那种激奋的热情带着欢呼和口哨简直达到了极点。那是我用满腔真情和恩师给予我的演出技艺换来的回报,我陶醉在艰苦付出后的真诚回报里,那是一种享受。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八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著名歌唱家苏胜兰在钻井工地慰问钻探职工         朱凤翔摄

1992年演出结束回到北京后,先是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参观了“中国地质事业40年”的图片展览。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这个展览中竟有6幅摄影作品是由我在东北慰问演出途中拍摄的。参观结束后的当天下午我们在地质礼堂为地矿部领导做汇报演出。部领导看完演出特别高兴,当即和有关部门联系,安排了第二天晚上在中南海礼堂向中央和国务院领导进行汇报演出。

所有演员都沸腾了。但在中南海演出是有时间限制的,不可能所有演员都上,大家开始争先恐后,都想在这此生难得的舞台上精彩亮相。当然,我们的相声是必须要上的,因为《离不开》的主题就是这台晚会的主题,但有一点,限时8分钟。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八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当年山野激情慰问演出团天津再聚首      朱凤翔摄

结束了山野激情慰问演出活动后,199210月我被企业安排到工具车间任副处级党支部书记,半年以后转为正处。1993年张家口地市合并。在地、市文联的合并过程中,文联领导找我谈话,让我牵头正式成立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经过一段时间的积极筹备,于19943月召开了地市合并后的首届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会员代表大会,从那时起,我便有了张家口市曲协主席的头衔。上任之初,恩师李先生给了我一个刚刚问世的相声段子叫《说广告》,由我和毛连喜合说。这个段子太棒了,他是我回到地方后在舞台上使得最有感觉的一个作品,每场演出都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演出效果。这在我上任曲协主席之初,无疑起到了很好的提升知名度的效果。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刘际、马云录都在使这块活。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又创作了相声《大与小》,这是个“子母哏”的作品,用的是《说一不二》的梁子。但《说一不二》是一个演员只能说“一”不能说“二”,而《大与小》则是两个演员一个只能说“大”不能说“小”,另一个演员只能说“小”不能说“大”,这就使整个作品险情丛生,因而更加妙趣横生。这个段子在张家口演出获得了很好的效果,虽未参加过大型比赛,但却成为我长期保留的演出节目。后来我把这个段子传给了我的两个徒弟王永刚和杨鹏,他俩又将这个段子带到了中国北方曲校,再后来,成了曲校用做训练学生的教学范本,一直沿用到现在。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八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李立山先生在中国曲协连云港精品曲艺创作班合影留念

1994年和1995年,河北电视台与河北曲协与河北人民广播电台在石家庄连续举办了两次相声大赛。在这两次大赛上由于作品准备不足虽然只是取得了优秀奖,但我却感受到了恩师对我的宠爱有加。李先生是河北省相声界最有权威的专家,所有参赛选手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在上场之前得到先生的把脉。因而在正式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李先生几乎是一夜未眠。那天我和毛连喜对了半夜的词刚刚躺下不久,就被李先生的敲门声叫醒了。原来李先生是专门过来要给我们看“活”的。尽管我们是火车上还在修改的很不成熟的段子,李先生还是认真的听着并一句句帮我们顺台词和扣动作。先生那时严肃、时冥想、时无奈的表情,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1994年的冬天,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要让儿子和我学习相声,并冒着鹅毛大雪父亲母亲骑着自行车驮着儿子来到我家。我哪里带过徒弟!更何况,在张家口这块土地上我几乎都找不到一点用武之地,难道还真有“带点儿的”人要追随相声这条路不成?我是生生被这家人的坚持感动了,于是我说:“第一,我本人本事不大,在相声圈里没名没姓更没腕儿,恐怕会让你们大失所望;第二,既然你们这样坚持,我就权当他是我的儿子,我不收你的学费,我知道什么会毫无保留的教给孩子的。”于是,我有了第一个跟我学相声的学生,后来成了我的干儿子。他就是乐乐——孙海军,现在的孙玉童。那年他小学五年级。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八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乐乐孙玉童近影     朱凤翔摄

乐乐实实在在地跟我学了三年多时间。15岁那年我亲自把他送到部队,原本打算到我曾经在过的79师宣传队当文艺兵,但不巧的是宣传队又解散了,他只好在警卫连呆了一年多。这时正赶上建国50周年大阅兵,乐乐以自己优秀的天资被选入大阅兵的北京军区方队。阅兵结束后他来到石家庄军直。两年之后又正逢中央戏剧学院开设冯巩相声大专班,我和他的父亲又亲手把他交到冯巩的手里。在这期间,时任河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的崔砚君先生和崔先生的公子崔艺东都帮了很大的忙。非常荣幸,冯巩相声大专班相声课程的主讲老师不是别人,正是我的恩师李如刚先生,而讲授曲艺创作课程的讲师是崔砚君先生,因此可以说,乐乐后期的相声功力是在李如刚先生的调教下成熟起来的,而在此期间崔先生还专门为乐乐写过作品。现在的乐乐在北京一家公司的话剧团以演话剧为主,业余时间也在各相声园子里说说相声,2015年正式叩门,拜王文林为师。好嘛,跟他干爹我是平辈儿了。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八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恩师80寿辰与弟子们合影留念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