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翔楼主

一切随缘 享受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诚实持重,历经沧桑,对摄影、文学、新闻、书法、演艺、策划、教学、广告等均有较深入地研究,现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地质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聘作家,河北名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发表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摄影、书法篆刻、影视文学、戏剧、曲艺等作品3000余件,多有作品荣获国家级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一  

2017-03-01 19:21:56|  分类: 我与曲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一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与恩师李如刚

(连载之一)

朱凤翔

 

我家的祖坟上好像没有艺术这根蒿。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木匠,母亲是窝窝囊囊的家庭妇女,其他亲戚也都是糊里麻涂的活着,从没听说谁在艺术上有什么造就,更不敢想谁能跟“油嘴滑舌”相声扯上干系,在朱家门儿里我应该算个另类。

有人说,一个人能在某一方面取得成绩,那首先得说祖上的血液里就有这方面的基因,祖上没在这方面显现出来,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那么我是不是属于这一类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我遇到了这样的机会,遇到了一个好恩师。

 鬼使神差沾曲艺     今生有幸遇名师

 

走上文艺舞台是我做梦也没有想过的事情。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受命于班主任老师的创意,让我和班上的另一位同学和说一段相声,段子是中国少年报上发表的作品。我俩着实也下了一番功夫背词儿,但演出那天我那个伙伴儿上台后一句话没说就傻笑不止,台上台下笑成了一片,笑完就鞠躬下台了。现在想起来搞笑原来可以这么简单。到了初中正赶上文革,班里排节目上街演出,我和一位同学说了一段相声,那是我的第一次原创,就是用主席诗词串成一二三四五六七一直到亿,如“一从大地起风雷”、“屈指行程二万”、“三军过后尽开颜”找不到数字的地方就用谐音或牵强附会的办法搞笑,其实那根本就不叫相声。再有就是到了部队了。我是19721226日参军入伍,算73年的兵,分配在邢台陆军79师步兵235团直属队120炮连。一次团里组织连队演唱组汇演,我把炮兵训练程序编成了一个相声的“贯口”,不料在台上演出时被师首长看中了,非要把我调到师部宣传队。当时我已是团里的重点干部培养对象,团里对我很器重。接到师部的通知团里一直顶着没有告诉我,等到师部打第七次电话时团里实在顶不住了,这才正式通知我到师部报到。那是1974711日吃中午饭时,指导员找到我并说了师部的决定,饭后发给我一份入党志愿书让我马上填写,下午一上课指导员临时决定招开支部大会,通过了我的入党志愿书(好像有点突击的意思)。我是全团张家口籍40名同年入伍的战士中入党最早的一位,也是到宣传队后男演员中唯一的一名党员。当天下午3点团里派车把我送到了师部宣传队,于是我摇身一变,秃尾巴鹌鹑成了当时最让人羡慕的文艺兵。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一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说来也奇怪,从我上中学时开始就得了胃疼的毛病,后来进工厂,最后当了兵,胃疼的毛病始终没有治好。在连队没少跑国际白求恩医院,但也没解决问题。特别是一到饭后两小时,剧烈的疼痛折腾的我生不如死,常常在半夜里疼得直哭,弄得大家都无法入睡。为了止疼我甚至大口大口地喝普鲁卡因,喝子弹里的枪药都无济于事。但我没成想就在从连队来到师部宣传队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胃疼的毛病竟然一下子好了,而且从未犯过。难道冥冥之中有一种命运的驱使?也不尽然。

我们宣传队是从样板戏起家的,整场京剧《红灯记》是我们的看家大戏,主要演员都是从地方剧团挖来的尖子演员,导演是从中国京剧院请来的名导,演出效果在河北省堪称上乘,在邢台地区是绝对的一流。我很快介入到《红灯记》的演出当中,扮演的第一个角色是缝鞋匠。后来又演了京剧《平原作战》《杜鹃山》评剧《三月三》等,也都是一般性的群众演员。因为我本身缺乏戏曲的基础,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等一切都得从头学起,自己也觉得很累。好在不久宣传队把歌舞、曲艺提到了议事日程,也就迎来了我命运的转机。师部很开明,为了保住宣传队这块王牌,鼓励所有演员到地方拜师学艺。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一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和任柏树唯一一张看不清的相声剧照

 和我一起学相声的是一个和我同年入伍的山西籍战士叫任柏树。他入伍前是山西晋城矿务局的一名电工,在宣传队负责舞台电工这一块。197411月的一天,经过我们宣传队单弦演员的牵线,我认识了全国著名单弦表演艺术前辈、教育家石连城先生。当时的石连城先生由于耳朵的听力出现了一些问题,追随老公从天津落户到邯郸市文工团,以带学生为主。石先生见到我们很高兴,想留我们在身边学习单弦,但考虑到自己嗓子的条件我们还是执意坚持要学相声。当晚,石先生带着我们来到剧场看邯郸市文工团的演出,准备顺便把我俩介绍给了相声演员康达夫、李如刚二位老师。石先生介绍说,康李是京广线上除侯宝林、马季之外最优秀的相声演员。

(原创)我与恩师李如刚连载之一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我俩先在台下看演出。终于等到台上演相声了。那是我们第一次目睹二位老师的风采。我的天,当二位老师一出场整个剧场像炸开了锅,掌声欢呼声响成了一片。二位老师穿了一身笔挺的黑灰色中山装,显得特别有范儿。那天他们说的是《比炸弹》,那是一个充满哲学观点的段子,大体意思是手榴弹和原子弹究竟谁厉害,最后结论是不论什么炸弹,关键看掌握在什么人手里,正义战争必胜的道理。二人在台上妙语连珠,几乎是一句话一个包袱。二人台上配合得特别默契,康达夫人高马大气宇轩昂咄咄逼人,相比之下李如刚瘦小枯干左右逢源像个受气包儿,二人鲜明的形象和个性特征形成了极大的反差。领略了老师的表演我们心里特别兴奋,但兴奋之余又心怀忐忑,心想,这么棒的相声大家能收我们为徒吗。演出结束后石先生领我们到了后台,把我俩介绍给了二位老师。令我们喜出望外的是,二位老师见到我们之后非常热情,当时就同意收下了我们,并约好第二天在我们下榻的2781师驻邯郸招待所小坐。

第二天一上午,我和任柏树便开始紧张地忙活起来了。我们想把这次小坐办成一个简单的拜师仪式,进一步明确我们之间的师徒关系。但羞于我们只是当兵的第二年,月薪只有七块钱,这可让我俩犯了难。好在我们跟招待所厨师的关系处的不错,厨师答应免费为我们炒两个好菜并多放点肉,我俩又从街上买了一瓶衡水老白干和一只烧鸡,就在招待所宿舍里摆了一桌寒酸的“盛宴”。下午四点多钟,二位老师如期而至。本来二位老师很少喝酒,但那天特别高兴,酒桌上毫不作假,和我们一起频频举杯喝着,说着,笑着,展望着,十分尽兴,用现在的话说那叫一个“嗨”!说话间我们表达了拜师之意,但二位老师说,相声拜师的传统早已破了“四旧”,现在已不兴这个了,还是师生相称为好,形式并不重要。其实,老师说的却是事实,当时全国相声界、戏曲界都没有拜师这一说,而且二位老师当时也没拜师。但不管怎么说,二位老师都接纳了我们,我们心中暗暗庆幸这:我们是相声演员了!我们有京广线上最好的相声老师!我们将来也一定要成为中国最出色的相声演员!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我便于相声结下了不解之缘。同时,也与恩师李如刚先生结下了一生的师生情谊。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