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翔楼主

一切随缘 享受人生

 
 
 

日志

 
 
关于我

诚实持重,历经沧桑,对摄影、文学、新闻、书法、演艺、策划、教学、广告等均有较深入地研究,现系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中国地质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特聘作家,河北名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先后发表小说、诗歌、报告文学、摄影、书法篆刻、影视文学、戏剧、曲艺等作品3000余件,多有作品荣获国家级大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中华当代文化精英》特别推荐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获得者孙瑞林  

2016-03-27 09:56:29|  分类: 中华当代文化精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中华当代文化精英》特别推荐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获得者孙瑞林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中华当代文化精英》向全国50家网易文艺圈特别推荐 

第408期榜样人物在线访谈《身影》节目
  牡丹乡的百年梦
  ——访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获得者孙瑞林

 
(原创)《中华当代文化精英》特别推荐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获得者孙瑞林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原创)《中华当代文化精英》特别推荐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获得者孙瑞林 - 凤翔楼主 - 凤翔楼主

 
  主  持:王会琴
  嘉  宾:孙瑞林
  推  荐:罗世洪
  编  审:杨少君 闫  玲
  时  间:2016年3月26日晚20:00-22:00
  地  址:中国榜样作家群(QQ:179082065)
  转播主持人:
  同步转播:薛志鹏、牟菊、何青蓝
  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例《身影》访谈群(QQ:108634701)
  新作家交流群(QQ:369930558)
  微信公众平台:《身影》榜样在线访谈群
  【嘉宾简介】
  孙瑞林,笔名肖冰,二级作家,故事名家。河北省承德市平泉县人,毕业于河北师院历史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承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作品散见于《读者》《民间文学》《故事会》等多家刊物。约三百多篇,近五百多万字。有多部作品获国家级奖励,其中《牡丹乡的百年梦》荣获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孝心不打折》获得“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故事”优秀作品奖第一名、“首届中国故事节银奖”,并改编成电视剧。
  出版有《孙瑞林文集》(卷一)、《母亲的选择》(署名:肖冰)、《孝心不打折》、《半个世纪的回音》、《生命的撞音》等多部作品集。有多部小说和故事改编成电视剧,影视剧代表作有《孝心不打折》《谎言的背后》等。
  主持人:身影人物,榜样力量!这里是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例《身影》在线访谈。
  口口相传,风云淘洗,本色依旧;
  身行大雅,文明浸润,乡土精魂。
  曲折多变,感人于悲欢离合拍案处;
  清新淳朴,散播在口耳相传笑谈中。
  春风化雨,泽被书香后学满沃土;
  润物无声,催开民间文艺花千树。
  这是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开奖词。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是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颁发的国家级民间文艺大奖,与电影“百花奖”、电视“金鹰奖”、戏曲“梅花奖”、舞蹈“荷花奖”等同属我国文艺界的最高奖项,本奖项授予在民间文艺工作和活动中成绩显著、贡献突出者。从1999 年至今已举办十二届。今天我们请到的是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获得者孙瑞林老师,有请孙老师!
  孙瑞林: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孙老师您好!很高兴相约《身影》在线访谈,首先祝贺您的作品《牡丹乡的百年梦》荣获第十二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请您介绍一下您的作品,和您的获奖经过好吗?
  孙瑞林:谢谢主持人,感谢朋友们的到来。《牡丹乡的百年梦》是一篇新故事,我这里说的新故事,它有别于过去那种民间传说、传奇等,严格一点讲,它应该属于小说的范畴,是通过情节展示人性,更注重阅读感和曲折性的小说。
  这个故事最初来源于我构思的一篇小说,讲的是一个海外华侨的故事,名为《来自远方的期盼》,后来,我把它里面又融入了关于牡丹花的情节,参加了一次牡丹节的征文比赛,还获了奖,再后来我觉得这个构思仍是很不完善,又把他加进了中国梦的因素。
  《牡丹乡的百年梦》发表于《民间文学》2014年12期,原名《牡丹乡的中国梦》,参加评比的时候,我无意中把“中国梦”误写成了“百年梦”,想了想,也就没有改,因为我觉得“百年梦”比“中国梦”,更有生命力。至于为什么更有生命力,更贴近民生地气,我就不说了,大家自己琢磨。
  在写作上,我是一个慢手,喜欢精雕细琢,往往一个构思出来需要沉淀一年甚至几年,这篇作品就整整沉淀了将近5年到6年的时间。我每次动笔之前,常想我们本身处于这个中国崛起的时代,我们的作品应该对这个时代的人文元素有所展现,因此,我写的绝大部分作品都是关注时下的,关注那些老百姓最普通的生活,关注社会这个大我,不是个人这个小我。这也许就是新故事有别于小说的一个特点吧!新故事是写给大众的,小说更多的是关注自我的情感思想和认知。
  《牡丹乡的百年梦》讲述的是解放前移居台湾的岳五爷和乡党委书记岳子奇历尽艰辛,顶住种种诱惑,以不同的形式鼓励和带领乡邻们重操牡丹种植祖业,并把这一特色产业发展壮大的故事。展示了个人的幸福与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个人的梦也与国家的梦密不可分、中国梦也是每个中华儿女的梦这个主题。
  每两年一届的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今年竞争激烈程度十分罕见,在民间文学新故事作品这一类,全国只有两个名额。数千推荐作品,挤着两根独木桥。三轮评审,均抹掉作品题目和作者的名字进行投票,最后由中宣部的专家终评。颁奖晚会领奖的实况是在2015年12月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作了报道。很幸运,那上面竟然有了我的镜头,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
  这篇作品去年12月份获的奖,现在已经改编成评书,在中国曲协举办的一次大赛中拿了个奖,估计很快就有人以说书的形式,传播开来。在此之前我的《来自大洋彼岸的声音》和《车船谣》先后获得了第九、十一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奖入围奖、优秀入围奖。在民间文学这座殿堂里,我整整走了十多年。其间的辛苦与挫折是一言难尽。可谓是,十年磨一剑。正如我在山花奖获奖感言中写道:“十载笔耕苦雕琢,百万心血岁蹉跎。迷茫困顿烟云散,一朵山花泪婆娑。”
  从我个人观点来说,这部获奖作品不是我最满意的作品,比起我以前的《孝心不打折》和《生命的撞音》来,少了一些浓厚的人性的关怀,很多朋友都更喜欢前面的那两部作品,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瞟上几眼。
  主持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其实孙老师的作品早已得到了民间文学的认可,请问,您是怎么与民间文学结缘的呢?
  孙瑞林:严格上讲我是属于那种“捞偏门”的文学作者。在大学时,晦涩难懂的朦胧诗和毫无章法的意识流小说流行,我花了两三年宝贵的时间,对这些文体进行了深入的探索。那些晦涩难懂的文字让我一度陷入迷茫。于是我就想写一些让像我这样的文学作者和大众读者看得明白的作品。
  1996-2000年,我弃教从商,先后开过信息公司、做过保险、钢厂销售部长等,钱没赚多少,公司也赔钱。这段经历给自己积攒了丰富的社会阅历和认知。这是我人生之中的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有了这段经历,为我以后的创作生涯,积攒了深厚的生活底蕴。
  自1998年,我开始把自己在商业职场上的经历,写成文字。没成想这些文字受到了《大众商务》《现代营销》等商业刊物的青睐,为我赢得了当时看来较为可观的稿费,也使我在文学创作上有了一个猛醒:文学创作不能一味地关注小我,而要把自己融入社会的大我之中,只有写那些老百姓喜欢的文学作品,才能够被人们认可和接受。于是,自2003年起,我开始有意把自己的创作方向转向民间文学。也许是命运又一次眷顾吧!自己在民间文学创作上取得的成绩,达到了自从从事文学创作以来的顶峰。发表的作品囊括了时下全国绝大部分一级刊物。
  在我家境最困难的时候,是用民间文学的稿费,来支撑着全家的日常开支的。那时我还在一个乡村中学教书,勉勉强强的在县城里买了一套房,沉重的房贷压得我透不过气来,于是我开始想到了投稿赚钱的路。当时我的每月工资只有七八百,而有时一篇稿的收入就能过千,如果侥幸获奖,还能够上万。这对当时的我来说诱惑力极大,说老实话,当时并没有想到拿什么奖,往往最初看中的就是这个奖的奖金多少,那个时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纯粹是一个写手,一个为钱而写作的人,并没有什么理想。
  我是一个从底层走出来的作家,与民间文学结缘,可以说是偶然中的必然,也是必然中的偶然,在民间文学这个圈子里,刊物都走的是市场化的路子,也就是说,编辑只看中你稿子的质量,而很少关注人际关系,因为他们刊物要靠市场来生存。现在很多知名的民间文学刊物都倒掉了,因为他们人际关系稿太多了,从而导致质量下降。是民间文学给了我一个发育生长的机会,现在想起来,如果没有民间文学中的新故事,也许我现在还在一所偏远的中学默默地教书,只是偶尔发出一两声愤世嫉俗的弱小的牢骚而已。
  由于长期的艰辛写作,也使我的身体大不如从前,腰椎病使我不能久坐,近些年我的大部分稿子都是爬在床上完成的。由于长期养成的,写作必须吸烟的坏毛病,经常不小心把床单子烧出洞来,为此,惹来妻子母狮般的咆哮和指责。
  回想起来我这些年的创作历程,正如在我发表一篇散文中说的那样:“关掉台灯,让夜色包围着。点燃一支烟,让火红的烟头提示着一个生命的存在……渴望离你总有一段距离,但你不能也无法放弃渴望,渴望在浑然不觉中左右了人的一生。……他们不想重复着先辈们的旧迹,去开拓一种新的生活,开拓就应该有代价。”
  民间文学是文学的母体,故事又是民间文学的核心,它讲的是口耳相传,曲折多变,感人肺腑,通过情节,展示出人性中那些最本质的东西。我个人认为,民间文学中的新故事,应该注重这样几点:讲得出,传得开,记得住。新故事中的精品应该是这样,有时可以忘记这篇故事的作者是谁,但故事的情节会在百姓中传得开。咱可以往大了一点说,四大名著中的《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其素材的最初来源,都源于民间的口耳相传的故事。也许在以后的某一天,我们这些故事的作者都已经作古,人们已经记不得他了,他创作的故事情节会在民间流传,这就是故事创作的最高境界,同时也是故事作者的悲哀。
  主持人:孙老师的文学之路是百花齐放,可以说小说、故事、编剧……样样精通,请您结合您的作品,给我们讲一下,小说与故事的区别和运用。
  孙瑞林:主持人,你的话对我来说过誉了,我虽然涉猎过小说,散文,影视剧等等,但是在这些方面只是发表过一些作品而已,并没有达到一定的程度。
  上面已经说过,个人觉得新故事是小说的一个分支,是通过情节展示人性的文学作品,小说中可以运用大量的心理描写,环境描写等,而在故事中,这些基本不需要,故事讲的是情节的曲折多变,跌宕起伏,又要符合人性和常理,让读者通过情节顿悟一些东西,一切都要用情节来说话,靠情节来展现人性的本质和本性。
  这些年来,之所以《故事会》这个小刊物,红遍大江南北,是因为它抓住了这一点。小说可以把一个情节,一件小事,写成几万字的作品,在这些文字中充分展示人的本质,但是故事不行,它要求在最初的几百字之内就能抓住读者,让读者随着你故事情节的转变,不忍放弃对你的作品的阅读。编辑对我们这些作者的要求是,在500字以内,必须让读者看下去,也就是说短短的几百字以内,必须悬念丛生,否则,你的稿子立刻就会被PS掉。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已经进入了一个浅阅读的时代,每个人的时间都非常宝贵,另外,大量的电子产品,也影响着人们的阅读时间和阅读习惯,这是一个不可争辩的现实,我们的作者需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不然就没有你生长的空间。这种体裁的要求往往使一些作者,误入另一个歧途,那就是为了情节而罔顾事实。单纯的是为了好看而好看。
  我觉得写故事很难,难就难在它要求情节的创新,不能重复别人的老段子,故事创作,入门很低,写出精品是非常难的。有点像练太极拳,入门容易,成为太极高手不容易。当然我不是说我是故事高手,这只是我10多年来从事故事创作中的深切感受。
  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开奖词,对我作品的评价虽然有些拔高,但是有两句却说到了民间文学创作的核心上,“曲折多变,感人于悲欢离合拍案处;清新淳朴,散播在口耳相传笑谈中。”我比较认可这两句的评价,好的民间文学作品就应该是这样。
  我个人觉得,民间文学作品有丰富的生存土壤和生存空间,不会因为网络时代,而被消耗掉,反而因为网络使民间文学作品传播得更广泛,被更多的人接受。顺便扯远一点说,那些流行的网络小说,大多也是以曲折的情节取胜的,现在好的优秀的电视剧,首先是有一个优秀的情节,而不是一个说教。像前几年,最热门的电视剧《亮剑》,它的原著最初是发表在故事刊物上的。现在微信圈里流行的一些小视频,其实就是一个精彩的小故事。故事的高手在民间。
  主持人:孝文化应该是中华民族的主流文化,您有一部作品题目是《孝心不打折》,而且还获得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故事”优秀作品奖第一名、“首届中国故事节银奖”,并改编成了电视剧。谈谈您写这部作品的初衷。
  孙瑞林:《孝心不打折》最初发表在《故事会》上,名字为《二号选手不打折》,用肖冰这个笔名。其来源于自己的经历。当年我还是一个乡村教师,父亲来城里看我。我带着父亲,到一个小吃铺吃饭。父亲把我给点的仅有的一个炒菜吃光后,连汤都倒进碗里吃了,嘴里还说,剩了怪可惜的,都是花钱买的,不能浪费掉。当时我就想,有朝一日一定要带父亲进大饭店吃一顿。可是,还没有等到我的愿望实现,父亲就已经不在了。于是灵感由此而发。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打工的农民,请一辈子都没有进过大饭店的母亲吃饭的故事。作品反应的是孝要及时,老人是人群中最脆弱的一部分,不要等到子欲孝而亲不待的时候,独自惋惜和遗憾。这个故事感动了无数的人,触动了我们每个人心灵里最柔弱的那一块。
  此文被评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故事优秀奖”第一名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的“首届中国故事节银奖”。先后并被选入《故事中国》《滋养心灵》等几十个文集。被江西三台、福建电视台、河北电视台、华娱卫视等改编成电视剧。还被改编成小品、花鼓戏、漫画等十几个文艺体裁。三千字的小小说,获得了近十万元奖金和稿费(包括电视编剧费等)。自2005年发表以来,时至今日仍然能收到稿费。这是我获利最多的一篇作品。
  就农村的孝道问题而言,每当我们走向农村,你会看到很多老人被遗弃在一个孤独的小房里,而他们的孩子却住上好的房子。等到父母离世的时候,他们会大办丧事。“活着不孝,死了乱叫”这将成为中国社会,当今以及以后数十年最重要的社会问题,考验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延续。
  就我个人的观察而言,这也不能一味地指责子女,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有些父母在处理家庭问题上,财产问题上,存在着一定的偏差,导致有些子女心理失衡,从而导致对父母的冷淡,我觉得作为老人,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有就是两代人在观念上的差异,也许双方失去了共鸣的语言。
  我个人觉得,孝文化不具有约束力,要解决现在孝的问题,只有通过法律的形式来解决。看似冷酷,实则是无奈之举。中华民族的传统观念,在这些年,崩塌得非常厉害,这不是用指责就能解决掉的问题,我们换个角度想一下,也许,这是社会的一种进步。如果让我现在重新写《孝心不打折》,我想,我的创作点,就不只是为了触动人的心灵,而是应该给人予更多的思考。这是10年前的作品,改不了了,而且已经广泛流传开来了。
  主持人:世界上最属母亲的爱是无私的爱,谈谈您的作品《母亲的选择》。
  孙瑞林:《母亲的选择》是我出版的唯一一部以笔名肖冰出版的中短篇小说作品集,并以其中的一篇作品《母亲的选择》为这部作品集命名。《母亲的选择》这篇作品曾在多家刊物上发表,名字分别为《一双熏黑的手》《烈焰中的选择》等等,这篇作品入选高考作文网,公务员考试大纲等。讲的是小男孩和继母之间的故事。
  我出生在塞外的一个的小山村,父亲是个小职工,但有看书藏书嗜好。也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原故,从上小学时起,我就开始偷偷看父亲的藏书。遇到那些不认识的字,就去查字典,碰到实在弄不明白的问题,就把它放在一边,囫囵吞枣地把故事看完。小学没毕业,就能把《三侠五义》《水浒传》《封神榜》等,看个差不多了。
  当年我们村来了一个姓韩的瞎子,他是说评书的,每当到农闲的时候,他会坐在人家的炕头上,说上一段评书,现在已经记不得他说的是什么了,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站在地下的人堆里听的津津有味。
  我能走上从事民间文学创作这条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小时候的这种故事的熏陶,密不可分的。这只是我从事民间文学创作的一个诱因,我在从事文学创作之初,开始顶礼膜拜的是散文、小说和诗歌的,后来由于阴差阳错的元素,鬼使神差般地走上民间文学创作--新故事这条路。
  我母亲是一个只会写自己名字的农村妇女,但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性,同时也很固执,她的坚强的性格和持之以恒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我。这十几年来,我之所以一直坚持写作,遇到挫折仍然不回头,这都源于她的影响。
  我笔下的母亲的形象,大多坚强而固执,少有那些款款温情,生活的艰辛与琐碎已经磨掉了她们温柔的一面,那个时代的人,她们需要承担更多的是养育子女和生活的重担,有人说我笔下的女人大都是北方女汉子的形象,这一点我也认可。
  现在想起来,我的童年是个敏于思而讷于言的人,喜欢天马行空的去想象,很少用于表达,因此,而常常受到那些口齿伶俐的人的愚弄。现在想起来,我觉得这点对于我现在的写作来说,是很重要的。
  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不是凭空捏来的,它是我们生活中一个、两个甚至多个人物形象的剪切结合体。精湛的作品人物形象中有你有他也有她,像你像他又像她,这种作品人物走在大街上似乎随处可见,但又离你有一段距离。想要获得这样精湛的艺术作品人物,必须走入大众的生活,和他们打成一片,成为他们的朋友,让他们敢对你说真话说实话,说出他们的真情实感。当然,另一方面你自己也要有生活体验,不能坐在家里,凭空想象,凭空想象是不会写出好作品的。
  任何一个地方,不论是国内还是外国,他们都可以看到社会的阴暗面。就像阳光不能照到世界上所有的角落一样,光明与暗影会如影随形。这是现实,这是真正的社会。作为一个作家所要做的就是,用真知灼见的慧眼,把那些阳光的一面展现给大家,去鼓励大家,温暖大家,让大家都走向阳光的一面。当你心中有阳光,面向阳光的时候,影子永远在身后。你若老是背对着阳光行走,那你只能看到越来越长的影子。人生会走入一个死胡同,走入一个死角,使你的心灵越来越阴暗,你的意境越来越狭窄,你的洞察力也会渐渐地被腐蚀掉。
  作品的层次是由作家的目光决定的,而目光又是由一个人的心灵决定。
  主持人:您是河北师院毕业,之后做了教师,您的教师生涯给您的创作给予养分了吗?
  孙瑞林:1998 年,我考上大学后,突发作家梦,给当时的《诗刊》寄去一篇诗稿,不久收到回复,那位编辑老师回复如下:你这个不足二百字的文章里,有17个错别字,以后怎么去教学生?!!整篇稿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圈(一个圈是一个错别字),这篇编辑的回信,也无异于一瓢冷水,泼灭了我刚刚燃起的文学之梦。
  在大学里,我获得了第一笔稿费是投给校刊的诗歌,仅有一元五角。虽然是很少,但对于一个刚刚开始写作的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鼓舞。我用这一小笔钱美美地吃了一顿红烧肉,又一次点燃了我被泼灭的文学梦。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个一里内都见不到人家的偏僻乡村中学。白天,有学生在时还好,一到了晚上,整个学校就只有我一个人了。空荡荡的校园一片死寂。我好想找个人说说话,但是有谁愿意跑一里多路,来与自己聊天,我对着山谷大喊,返回的仅仅是自己的回音。寂寞无聊、彷徨无助侵袭了我整个身心,我开始思考人生,开始思考自己怎样做才能定位自己的人生坐标点。人的一辈子如白驹过隙,匆匆一瞬,难道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亡吗?不!自己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做点什么。于是,我开始十几年如一日的笔耕生涯。从那以后,在每天认真教完课后,我就把自己在教学中的一些感受都记录下来,写成稿寄到报社。很快我的第一批稿子就变成了铅字,如《粉笔潇洒走人生》《夜话读书》《品味秋色》等等。初试的成功使我增强了信心,笔耕不缀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用心去体味生活,用笔去描述和提炼生活。
  我先后从教将近十年,我觉得,这些孩子的处境与我们那个时候大不相同,我们上学的时候,目的只有一个——考上大学,跳出农村这个圈子。而现在大多数农村的孩子,他们面临的已不再是机会,而是不想去抓住机会。有些孩子的成绩很差,就是他们缺乏吃苦耐劳的精神,现在的农村家庭,已经很少有供不起孩子上学的事了,大部分孩子都自己不愿意上学,因为上学是一件苦差事。因此我现在很讨厌动不动就拿捐资助学打动人的故事情节,现在资助贫困学生的事,都充满了作秀的成分。我从教十多年来,还没有见到哪个农村父母,因为孩子考上学而供不起的。
  再就是中国这个应试教育,实在是害死人,又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若不采取应试教育,那么很多特权阶层会把很多机会据为私有,对平民的孩子更是一个悲剧。我的那篇《女儿笔下丑爸爸》就是写的这样的一个现实,这是中国社会的无奈,作为一个作者,只能揭示出来,还真的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我的《生命的撞音》写的是为人处世的道理,心胸狭窄的好人死了,不务正业的“坏人”,心存一份感激,却生存下来,这其实又在揭示一个矛盾,解决矛盾的事,留给读者,让读者自己去体会,1000个人有1000个人的解读法,我觉得这才是好作品,告诉人一个道理的东西,未必是好作品,那是教科书和样板戏。
  主持人:您的好多作品被改编成了电视系列剧,影响特别好。这其中有故事吗?讲给我们听听?
  孙瑞林:至于从事编剧这行,我是误打误撞进来的,由于在民间文学上取得的成绩,使一些人专把我的作品改编成电视短剧,没办法,我只好与那些抄袭者打起了官司。就在今天,我还接到律师的电话,说我告陕西广播电视台的侵权官司已经执行完毕。在打官司中,接触一些导演,导演提出和解的办法,让我直接改编自己的作品,于是开始了一条龙的写作模式,先给刊物发表,再改编成电视剧本。从某种意义上讲,影视剧本实际上也是在讲故事,这也和我的故事创作有吻合之处。
  自从接触编剧这行以后,我把我的写作目标,改成系列化的写作,比如,最近写的《噶古村的嘎咕人》就是把情节放在一个村里,不同人之间的故事,并初步把他们改编成系列电视剧。当编剧最苦恼的就是让我改剧本,小说改编出来的剧本,改来改去,还是用原来的那个本子。编剧行里有个说法叫做熬剧本,非常客观的讲,我现在对剧本的涉及还不是很深。
  主持人: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对于写作,您觉得是这个理吗?
  孙瑞林:创作是一种纯个人的行为,有时就像一个苦行僧,生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但是,这种行为,又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他的收获往往是与付出不成正比的,尤其是一些刚刚进入纯文学领域的人,我常常对他们说,这是一条不归之路。
  我刚开始写作的时候,没有电脑,为了多投出几份,用圆珠笔用力誊写,下面垫上复写纸。大部分稿子都泥牛入海,偶尔有几篇变成铅字,也少得可怜。为了引起编辑对自己的稿子的注意,取了个笔名肖冰,原因是在男编辑看来像漂亮的女孩,在女编辑看来,像帅哥。由于阴差阳错的缘故,自从起了这个名字后,发稿率明显提高。
  我刚开始进入民间文学新故事这一领域的时候,也是屡次碰壁,要说起在文学之路上所要感激的人,我是十分感激《故事会》的编辑葛磊老师,是他从众多纷纭的稿件中发现我的作品,也就是那篇《孝心不打折》,他改名为《二号选手不打折》,后来在第一次评奖的时候,我又给他改了回来。如果没有他的发现,我恐怕还是民间文学作者之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卒,也是因为这篇作品,才引起民间文学界对我的高度关注。
  我的第一本文集是自费出版,后来其他的十几部作品集全是版税出版,而且有的作品集已经再版了3次,在文学书籍市场很不景气的今天,能达到这种程度已经实属不易,细细回想起来,我的作品还是有市场的。早知道我的作品这样有市场,才不花钱自费出版那部个人文集。呵呵。
  主持人:今天受邀来到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活动案例《身影》访谈群,作为一名青年人身边的榜样作家接受我们的访谈,您有何感想?你对《身影》节目有何评价,对节目前的广大网友有怎样的寄语?
  孙瑞林:我想说的是,我不是一个榜样,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作者。人生匆匆几十年,就如草芥,微不足道,这样一想,我的心便静静的平静下来,以后我还有路要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我来说,这只是爬上了一个台阶,还有好多层台阶在等着自己,自己没有什么可以炫耀,只有重新打起行囊,摆正自己的态度,把自己放到一个普通的作者的身份上重新启程。
  《身影》这个节目很好,灵活性很强,没有其他方面的限制,说起话来很自由很实在,不用考虑的过多,这样往往能让被采访者说出真话实话,这正是青年人所需要听的。
  在这里我送给所有喜欢文学的青年人一句话,文学是一条曲折幽暗的小路,后人只能看到前人的身影,无法重复他的足迹。
  在一条曲折的小路上独自攀越,是非常孤独和无助的。但是,如果拥有了梦想,就有你攀到顶峰的机会。同时,梦想也是你走向苦难的开始,也会把你带向深渊。文学之路是漫长而艰辛的,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态与生活的磨练,是很难出现好作品的,这是我10年来真实的体会,并不是空话和大话。
  成功有时就像佛,他在远远的看着你,看到你的表现,他是不会被利欲和炫耀所干扰,因为他并不喜爱这些东西,他喜爱的是你扎实走过的路。
  主持人:节目最后,让我们以孙瑞林老师的山花奖作品《牡丹乡的百年梦》中的一段话做结尾吧:
  “律师说完,拿出录音机,放了五爷爷临终前的一段录音:孩子们,我多年来在海外漂泊的感受中,深深地体会到,个人的幸福与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我们个人的梦与国家的梦密不可分。我年轻时也是雄心壮志,可没有遇上好时代。孩子们,真正有出息的人,要懂得珍惜这百年难得的机遇。中国富强昌盛的梦就是我们的个人最高的梦想。现在中华民族正在蒸蒸日上,自己的梦不在远方,而在脚下这块土地上。其实中国梦也是两岸华人的梦,更是中华民族的百年梦。”
  感谢孙老师对身影节目的支持!感谢孙老师对民间文艺所做的贡献!感谢孙老师今晚的精彩分享!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我是主持人王会琴,下期节目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